連大學也鋤弱扶強

較早前到教育學院分享。早到了一點,有點肚餓,想到飯堂吃點東西。看到連鎖店式的格局,想起大學的餐廳早已被大集團攻陷。四處看有沒有告示,最後看到「城軒食品集團」。

近日多了回到浸大圖書館上網和找書,有一次想吃點東西,誰知食堂是大家樂旗下的飲食集團「泛亞」營運。只好作罷,離開校園,到附近找間小餐廳、吃過後再回到圖書館。

對抗壟斷這場仗不好打,你看連大學也沒有意識和行動支持小本經營者、合作社或社企,要求其他機構或普通人有所行動就更不容易。

今天在網上做了一些簡單的搜尋,發現各大學的餐廳,特別是主要的學生食堂,都差不多由美心、大家樂和城軒這些大集團營運。實在感到很傷心。一方面,這些大集團對員工有幾好,公眾都好清楚。大學竟然容許這些剝削行動發生在自己的校園內。另外,如果大學秉持企業社會責任(我也不說「讀聖賢書所謂何事」這些要求了),好應該只接受小本經營的個體戶、合作社或社企投標,幫忙打破飲食行業的壟斷,支持更多元化的經濟發展。大集團已經賺得夠多了,限制它們不能在大學擴張實不為過。

結果,大學沒有走在社會之前,只淪為社會醜惡一面的縮影。學生不但要每天繼續吃頹飯,還要進貢大地產商和大集團,還要間接支持它們剝削員工。

有那一間大學能展現一點風骨,向社會示範向壟斷者說不?又有沒有同學組織起來,向校方的招標安排施壓?當然,身為消費者,你還可以選擇唔幫襯,如果到外吃飯沒時間,就帶飯盒!

記得四個月前到城大社工系副學士課堂分享,結尾時,分享了南美大學校園的觀察。你會看到到處都是學生擺的小攤擋,其中一些是買飯盒的。學生用這途徑去幫補學費,同學亦可以比較廉宜的價錢吃午餐。我當時挑戰副學士的同學,與其繼續做頹補習老師,不如每天自製十來個便當,回到校園擺賣,造福同學之餘又可以搵到洗費。還可以拉闊大學校園空間的使用,引入一點南美自由的氣氛。

如果你即時想到衛生,Secu會趕等等問題,不如拿出一點想像力和試驗精神吧!大學不是一處實驗更美好世界的地方嗎?

大專同學,抗爭除了在政府總部,還在校園的食堂。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種什麼收什麼, 血興淚, 消費者力量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5 Responses to 連大學也鋤弱扶強

  1. irish 說道:

    城大的頹飯,,也吃了3年… : P 真的被你一語驚醒夢中人…
    但是,現在的大學其實也完全變了質, 也不知為何而辦學, 為啥而教..
    悲哀!

    • yatming 說道:

      大學為了捐款,不會得失大商家。當然政府對大學的資助也是問題,加速大學向錢看,特別是參與副學士可升本科的假象,為了龐大的學費,不惜參與造假象。

  2. sincere_man 說道:

    “我當時挑戰副學士的同學,與其繼續做頹補習老師,不如每天自製十來個便當,回到校園擺賣,造福同學之餘又可以搵到洗費"

    補習都掙到最少成舊水個鐘, 賣便當掙到幾多錢先? 補習可以唔準備直接去教, 賣便當又要買料, 又要煮… 唔係唔欣賞筆者嘅idea, 不過係香港唔practical…

    • yatming 說道:

      先不要凡事從慣性方向出發,不是每一個人都喜歡和有能力做補習,我的提議是提高大家的想像力,令到不想每天根本唔想補習,但為了錢,頹廢地誤人子弟的那些大專生和那些不懂教書的同學也有其他可能的出路。時間會付出多了,但如果打算自製飯盒返學的人,只要多買一點食材,時間付出不算太多。這也是很好的生活習慣鍛鍊。自製飯盒既可省錢,還可以售賣賺錢就更好。為什麼一定要幫襯餐廳?
      其實這些勞動中,會令人更有紀律和性情得到練習,令你集中力和意志力更強,說不定節省了更多無法集中溫習而浪費的時間呢。

      • sincere_man 說道:

        太utopian啦, sorry真係唔work, 不過我其實真係欣賞你想改變嘅心, 大家加油啦.

        • yatming 說道:

          既然你叫自己做sincere man, 我也對你真誠。用一個utopian就掃除了仔細的討論,做法和主流社會處理改革力量進步思想沒有兩樣,加一句欣賞改變嘅心和加油,令家長味更重。如果太敏感,不好意思,因為本人做教育工作,對語言表達和論述比較敏感。

  3. Cindy 說道:

    Right! That’s exactly where local students have meals. My Canadian university also owns some branded restaurants. Fortunately, they do allow some mom-and-pop restaurents that are even more popular than the fast food chains.

  4. T 說道:

    我一向好不滿hk地產霸權,特別係李氏力場,所以都少幫襯chain storesssss,知道左你咁徹底去實行,實在係好欣賞!我學校冇canteen,附近冇街市,想食生果end up要去marketplace,我忽然覺得自己唔只搭車冇得揀,係連買生果都冇得揀。回想知前起台灣生活左一個暑假,連起台北大城市,都依然有好多小販,賣野食、生果,未必間間好食,但起碼可以有得揀,佢唔好食我下次可以唔幫襯。岩岩又有大坑雞蛋仔伯伯事件,其實香港政府真係連揀都唔比我地揀。anyway,加油!我都會做多少少去反地產霸權,共勉之!!

    • yatming 說道:

      你讀什麼學校,連canteen都冇?好慘。台灣有很多方面比香港優勝,如果有一天頂唔順香港,台灣是定居首選。雞蛋仔伯伯件事,政府想個別處理,又是有效率把事件壓下去的做法,大家要加把勁爭取復興小販業,雖然路遙遙。

  5. s 說道:

    oooooops你甚麼時候去了教育學院分享呀?我怎麼不知道呢…錯過了啦 😦

    其實"帶飯食"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呀,又健康又有營養又不用光顧那些可惡的大集團飯堂!!

    ps其實教育學院有一個酒樓和一個cafe可以食飯的:)

    • yatming 說道:

      去了葛量洪堂分享。帶飯是好的習慣,香港人,就算多了半個一個小時,多數都用在上網和看電視。為明天上班返工做便當,不是又省錢,又健康,其實做簡單便當這活動可以成為身心休息的活動,不要理解是工作。

  6. lai yung 說道:

    莫講話擺檔,城大連派傳單都打壓。

    長遠來說,教育界似乎會逐漸成為官商壟斷集團的一份子。"大學不是一處實驗更美好世界的地方嗎?"是啊,不過「美好」大多由權力和資本來界定……

    • yatming 說道:

      真是可惜可惜...其實可以打游擊,不要高調,有可能掙到空間。今個學期快完,下一年度,我會發起各大學賣飯盒行動,看看有人牽頭後,有沒有同學響應。

      • CCTVwatch 說道:

        真係好撚on9
        你咪自己野餐lor

        –> 大專同學,抗爭除了在政府總部,還在校園的食堂
        係咪示威到傻lun左
        叫人唔好食大家楽
        請問各下有咩資格?

  7. webber 說道:

    如果你即時想到衛生,Secu會趕等等問題,不如拿出一點想像力和試驗精神吧!

    請問有什麽 “想像力和試驗精神", 可以解決衛生問題?

    • yatming 說道:

      其實不用高深的道理,如果你做便當給自己,就做多幾份,就好像做好食物帶去野餐,你的朋友不會化驗過才吃吧。不要被小學健教書教育到相信只有餐廳的食物才衛生。其實只要不做壽司或容易變壞的食物,就沒有太大問題。相信你一定是沒有做便當帶返工的人,又或者小學以後沒有到郊外野過餐。其實衛生出問題通常是連鎖食店。我文筆不好,詞未必達意。請諒。

      • webber 說道:

        若果餐廳的食物有問題, 你可遁法律途徑追討. 但如果食了大學同學賣的便當有問題, 應怎麽辦呢?
        同樣的爭論也出現在近期無牌賣雞蛋仔的老伯身上…
        請問在這問題上, 你的觀點是怎樣呢?

        • CCTVwatch 說道:

          li度係Hong Kong 牙大老
          南美洲??

          人地Brazil, agentina国家就來破產la
          WhY ??

          HK 係咪地方呀
          cook便當賣?

          你up 勿呀老友 訓醒la =(

        • yatming 說道:

          這是4月17日明報一位當了三十年小販管理隊的職員的分享,他的一篇文,勝過我千萬言:

          流動熟食牌真的一個都不能發?

          【明報專訊】入行三十幾年,我憑自己的經驗可以告訴你,這個問題,有得商榷。其他國家都有流動熟食,好像東京和韓國的拉麵檔,這我是看電影和紀錄片知道的,我相信這些檔口都領正牌做生意,如果無牌,根本不會做那麼大的投資做那麼好的裝備;如果發牌給雞蛋仔阿伯,阿伯就會用更好更耐用更乾淨的材料做架生,現在他是因陋就簡,拉鰦又可以再鈬過。

          問題的根源,是有沒有監管!我不信酒樓沒有食物中毒,麗豪或一些大酒店就試幾十人食物中毒,食小販中毒我做了這麼多年,真係未聽過,哈哈。呢件事係好荒唐,你話小販政策點解要定到完全一個也沒有?我一直在荃灣區,本來在地鐵站「南豐」和路德圍附近好多熟食小販在擺,經過掃蕩現已完全絕舻。上面還派其他區的衛生總監來參觀,引為楷模,可見他們是推崇小販要一個也不留。

          比起其他地區,地鐵站易守好多,販管隊一站崗,一眼就看通八方,小販都好難再來擺。天后那邊街多,可能都係用車巡,我很少過東區不算熟,理論上對待熟食小販是一見就拉,如果阿伯日日都擺販管又日日都巡,十日裏拉幾次係算少,有可能已經隻眼開隻眼閉,也可能有人手問題。阿伯上了美食榜被掃得更多也不出奇,人人都知果度有個熟食檔你無拉過佢,交代唔到,上面壓下來,無辦法唔拉。(問﹕阿伯愈受市民歡迎,你就愈要去掃,今次70個街坊圍,下次呢?)對,既然這樣,俾個流動牌佢好過啦。

          一路來都係政府話點就點,當年,政府話小販在街邊冷巷做食物,設備不好,食物放地下不衛生,坦白講,大家去茶餐廳廚房看看,一樣污煙瘴氣,一大盆雞翼放廁所……我81年入職,他們說的版本並不是小販衛生問題,他們是這樣說的﹕小販未交過租,對商戶不公平。

          ——食環署第一標準分級員工分會會務主任黃華興,加入販管隊30年,今年將退休

  8. sanderella 說道:

    hi…do u have a place to post something about your cats???

  9. Subquina Chan 說道:

    認同!每日係學校飯堂都要被迫接受「野係咁難食ga喇!你食就食,唔食就走,後面仲有大把人排隊,少你一個唔少」的想法和文化,真是受不了。但無奈飯堂的價錢是整個山頭最平的。為了節流,只好折腰。><

  10. Elaine Fung 說道:

    我們的香港除了已被各大地產商所壟斷之外,也剝奪了我們的自食其力的能力!!壟斷了我們的營生的環境,就最近食環處專捉自力更生的老弱傷殘可見一班!!
    黃大仙竹園村的場舖,經領𣿬裝修後店舖索價$55.00一平方呎!!且是沒有人流的位置! 小商戶賺來的錢也不知夠不夠交租!!

    一鳴,在你未彈出來的時候,我已做緊你所做的,只沒有你的能耐和膽色!!支持!!

  11. Elaine Fung 說道:

    渴望能與你交流,增加多一點膽色!!

  12. Michelle Yeung 說道:

    真的非常謝謝你到教院來分享!
    也許我們都不覺醒自己其實有力量改變不公義的情形吧?
    所以大家都習慣到學生餐廳用膳。

    其實城大及教院都有車仔檔專賣咖啡及三文治等小食,不知道其他院校有沒有呢?
    如果它們也是集團連鎖式經營,除了自備午膳外,在校園內真的很難避免"幫襯"地產商。

    我也開始減少到超市買東西,改到佳寶市場,希望愈來愈多人加入反地產的行列吧!:)

  13. silverchan 說道:

    支持你!! 加油~~

  14. John 說道:

    I think your opinions may be hard to be implemented in reality, though many are nice suggestions. Keep up.

  15. Huang 說道:

    在大學, 學生都有思想, 要什麼樣的餐聽學生是可以持份決定.

    早年中大學生會, 中大基層關注組等爭取校內的小食店由基層團體承辦, 後來就有了中大女工同心合作社(我們叫小賣做"女工")[1], 籌辦初期至今, 學生都有參與當中, 例如籌辦女工週, 與合作社的女工, 同學等一同討論基層勞工議題. (有時買小食時女工亦會主動表達相關時事的看法, 彼此交流, 算是為基層員工充權). 考試期的晚上會有夜更, 由同學義務當值幫手"桔魚蛋, 賣腸粉"

    又, 後來校內其中一間飯堂約滿, 麥當努有意進駐, 當時中大學生會與中大綠色天地發起「我們不要麥當勞」聯署, 反對這不環保,破壞環境, 剝削員工的集團進入中大[2], 最後成功"擊退"麥當勞. 及後, 學生一直在要求膳食委員會在招標飯堂時要加入關注勞工, 環保(如提供素食)等條款.

    要抵抗大財團進駐學校不容易, 不只是來自財團"供"一方面, 也是來自學生的"需求". 中大早前就有出現過一班同學在facebook開group希望有連鎖式快餐店進駐中大(e.g. starbucks), 指應開放競爭, 連鎖快餐店, 開頁不久就另有一派開"我, 唔想 中文大學增設連鎖式經營食肆"的群組[3] 與之抗衡. 在group內熱烈的討論. 為何大集團可以進入, 其一也是因為學生以行動支持 (一面罵, 一面食). 要是大家都這樣功利, 短視, 只顧自己利益, 要抵抗不公義的洪流就更難

    最近, 最低工資法例推出後, 學生主動跟注校內飯堂員工的工資狀況, 就新亞飯堂扣減飯鐘錢發表聲明表示關注.

    說到尾, 要大學支持小本經營者、合作社或社企, 不鋤弱扶強很依靠學生的支持與主動介入, 不只是在飯餐加價或直接影響自身利益時才表達不滿, 校方與大集團自不能"胡作非為"

    這是中大的幾個例子. 可能因為有文史哲政治等學系的關係(我是這樣認為), 關於社會公義等議題在中大一直有著一把聲音堅持信念.

    [1]中大女工同心合作社:http://cuco-op.blogspot.com/
    [2]「我們不要麥當勞」聯署http://logic.csc.cuhk.edu.hk/~z044122/response/2001/010511.htm
    [3] Facebook Group 「我, 唔想 中文大學增設連鎖式經營食肆」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110180569000333&v=wall

  16. 茶花女 說道:

    見到這一篇,我想起母校。母校請唔少新移民做清潔,係Cafe做野,水電維修之類。除左新移民,仲有唔少學生同舊生做野(圖書館,接待處,實驗室,電腦房etc)當中部份有制服的都係母校名的制服,無外判俾清潔公司。因為唔係集團式壟斷,母校2間Cafe都可以用相宜價錢食到好多野,食物種類仲時時有驚喜,你諗下,係美國的大學Cafe唔只有白飯,仲有時會有春卷/fish and chips/Pita包,仲有好多中南美好特色的食物。真係形容為日日有驚喜都唔誇張架。大型連鎖集團可以開係母校附近(只有Starbucks同Dunkin Donuts)其他都離母校遠遠的,就算近都唔會有幾多人幫襯,因為母校附近太多特別的餐廳加上精彩的Cafe。但可惜香港的大學多數都係唔敢加唔會借鑑啦。

    • yatming 說道:

      聽來真的非常可惜,大學沒有承擔和視野,換來是學生也會少了一點承擔和視野,大學所在的社區亦少了機會發展社區經濟。

  17. 匿名 說道:

    the bank i work for also hands in the canteen to cafe de carol in dec 2011.. it helps the bank save a little bit money …. those chefs and uncle aunties worked for the bank for many years are transferred to cafe de carol group, wages cut, benefits change…..poor them…boss needs to cut cost thus they are removed.
    new canteen offer what cafe de carol offering..price increase, food quality down
    no eye see

  18. クロエ 通販 說道:

    I go to see every day a few web sites and blogs to read articles or reviews,
    but this blog offers feature based writing.

  19. 引用通告: 飲食壟斷@大學校園 « iQuest 格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