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全國罷工 現在開始

由全國最大工會CGT (Confederación General del Trabajo de la República) ,聯同另外兩個工會發起的全國罷工,於當地時間10/4(四)凌晨開始。

以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為例,巴士和火車會停駛,地鐵B線暫停服務,來自全國的士工會的的士也會參與罷工;郵政車、垃圾車、派報車、解款車、大貨車全面罷工。船運亦全面暫停;航空方面,國內航線全面停飛,部份國際航班也暫停。部份公路亦會設置路障;銀行提款機不會有現金供應。老師不上班、法官不上庭、醫生護士只維持緊急服務。

當阿根廷人星期四起床上班(香港時間今天晚上6-7時),預計整個國家7-8成的公共服務將會暫停。參與罷工的工會領袖Hugo Moyano,Luis Barrionuevo 與 Pablo Michelli相信這次罷工必定成為阿根廷歷史中分水嶺式的行動。

為什麼阿根廷人要罷工呢?主要原因是2013年通貨膨脹接近30%。當中包括政府為了推動出口而主動眨值阿根廷披索19%的影響。每天4 月 ,都是工會和政府商討加薪幅度的時候。較早前,政府建議加薪上限為25%,引起全國上下不滿,因為物價飛升,加薪25%等於減薪。而且,單是2014年頭三個月已有近11%的通貨膨脹,並預期全年有可能超過40%。所以接受25%的加薪等於接受大幅減薪。怪不得全國五大工會有三個參與這次全國大罷工。

其實較早前已有兩次大型罷工,包括上年12月警察罷工,和剛於幾天前才結束的布市教師罷工。最後警察和老師都成功獲得加薪,雖然代價是警察靜坐罷工期間全國各地出現店舖搶掠和布市3百萬學生無法上課達18天。

你和我都沒有經驗過這樣高通脹。或許很難想像阿根廷的經濟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如果只能為阿根廷或拉丁美洲的經濟問題說出一個單一最大原因,一定是70、80年代起,拉丁美洲成為白老鼠,讓英美實驗新自由主義經濟模式的這段歷史有關。英美領袖盡情試驗他們的經濟主張,看看社會會產生什麼副作用,然後在自己國家可以微調政策,避免重蹈覆徹。拉丁美洲國家的發展劇本,全部都有這一章。就是因為經濟危機,接受國際貨幣基金會(IMF)的借貸,當中的代價是削減公共開支、減稅和私有化公共事業、全面開放市場、引入外資。結果,這成為拉美國家的永劫輪迴。國家債務有增無減,失業率上升、社會保障零落、依賴出口,引來物價受外圍影響標升,更容易和頻繁受到國際金融活動波動的影響。

阿根廷因此曾於1989年惡性通貨膨脹達5,000%,結果1991年要和美元掛勾,經濟動盪才能喘定。2001年,阿根廷近代史最嚴重的經濟危機,也是因為IMF不滿阿根廷政府削減公共開支不力,推絕發放新一輪13億美元的借貸而引起。種種事件,引發銀行擠提,全國銀行戶口被凍結1年。不少人畢生儲蓄更無法領會或被迫接受政府和銀行的安排,財產變相被充公。

國債嚴重影響國家自主,2006阿根廷政府寧願以9萬億美元一筆過提早向IMF還清2008年到期的貸款,為了早日脫離其魔掌。可以想像新自由主義的經濟模式影響阿根廷有多深遠。

亦可以想像,運作了多年的經濟模式留下的問題,不能一時三刻得到根本的解決。往後幾年至今,阿根廷的經濟繼續在玩過山車,上上落落。

阿根廷和其他拉丁美洲國家的經濟問題盤根錯節,除了新自由主義經濟模式的影響,多年殖民和極權政府的統治、既得利益者的操控、亦是問題根源的一部份。阿根廷現任和前任總統由2003年至今,已經用了10年時間去推動相對上以人民為本的政策,亦見一定成績,但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真的不容易止血。

這次全國罷工,將歷時24小時。希望各方合力,好好處理當前的難題,然後再想法子擺脫阿根廷人多年來惡性通脤的惡夢。

張貼在 消費者力量 | 標記 , , | 發表留言

2014,自由之年,我哋有幾自由呀?

(原載於「一小步」http://bit.ly/1byD1Q9)

每年聯合國都會定立一些主題年,希望全球關心一些影響深遠的重要議題。今年獲選的三個議題包括:發展中的小島國家、結晶學和家庭式農業。小島國因全球暖化水位上漲而受到滅國之險,事態固然危急;原來結晶學跟DNA研究、電腦記憶體和新藥物製造都有關係;而家庭式農業成為食物安全和可持續農業發展的關鍵。可以說,三項議題都是當代人類面對的核心問題,世界各國實在需要關注。而不太理會國際事務的香港更加要立即起步,為地球出一分力。

英國電視廣播公司亦定了2014為自由之年。希望收集大家對自由的想法。我跑去Freedom2014專頁,看到5個人的故事,5個不同面向的自由故事。http://www.bbc.co.uk/news/world-25683135

Chris Hadfield是一位太空人。被問到自由是甚麼時,他說自由是絕對自由的選擇,不過人類往往在失去自由時才後悔沒有珍惜。談到自由的象徵,他想起在太空工作時紀錄到柏林的一張夜景照片。最初他很奇怪為什麼東西柏林的街燈顏色完全不一樣。後來想起柏林的歷史,德國人曾經因為意識形態的分歧,築起圍牆把同屬一城的人分隔,不能自由來往,不論你們是家人又好,情侶也好。到現在街燈顏色不同成為了這段不自由歷史的記錄。Chris Hadfield感動地說,柏林的街燈是眼睛看得見的詩歌,歷久不散地迴盪,自由如何失去了又重回。

(英國電視廣播公司網頁照片)

(英國電視廣播公司網頁照片)

其中,四個關於自由的分享都非常精彩獨到。

有倡議和平的Norman Kember,06年親身去伊拉克做游說工作,被綁架3個多月,不見天日。回到英國,感到能在自己花園走走,就是莫大的自由。

有心理治療師Leyla Hussein,生於索馬利,當地的女孩都須行割禮的。這創傷一路跟著她成長。每次只有走到書本裡的故事才可以成為被重視的真人,不到歧視的世界才能釋懷。現在她致力爭取廢除這種不人道的習俗。

還有維基百科的創辦人Jimmy Wales,最愛杜魯門在美國開國元老傑佛遜的紀念館中銅像前的一張照片。他說傑佛遜像旁有一句他最喜愛的格言,這格言就是他對自由的想像:

“I have sworn upon the altar of God, eternal hostility against every form of tyranny over the mind of man."

「我向全能的上帝發誓,將反抗殘害人類心靈的任何暴政。」

他說美國正高速開展對普通人的監聽,處處看到閉路電視在收集平民的日常生活,近乎當年東德國家安全局的做法。連美國都越軌,其他像中國的極權國家一定更大條道理監控人民。

最後一個例子,Jess Thom患有妥瑞症(Tourette syndrome ),簡單來說,就是動作和話音不時無法控制,可說是動作和聲音痙攣,她的日常生活需要以輪椅代步。不過對她來說,不自由不是因為這個病,她說是因為環境設計的問題,令她不便,如果設計妥善,坐輪椅也可像常人來去自如。社會何時才更懂得照顧所有人的需要?

讀過這5個故事,我也問起自己來,自由是什麼?

我當然想公民提名普選特首;亦極之痛恨市建局這樣奪走我成長之地觀塘和其他舊區。還有,一直渴望市區興建單車徑,人人也可以安全地以單車代步上班上學。

然而,2014年,我還是最最最希望:

本地農業可以自由!

想農耕的有田可耕。

想養豬養雞的有牌可養。

政府不再存心消滅農業,

到時新界農田農場處處,

市區天台盡是小菜田,

香港人食香港嘢,不再是個不切實際的夢。

image2

(由「橫街小店」麥浩盈設計。)

龐一鳴,受《地產霸權》一書啟發,在2011年發起「一年唔幫襯地產商」行動,一年後仍然繼續。深信政治不只是政黨和選票之間的競逐,改變要自己身體力行去實踐。

橫街小店,不只是關注保留地方小店文化,重新思考自己與周遭的社區生活關係,改變日常生活習慣,改變政府發展思維,停止地產商的霸權,保護我們真正有選擇和自主的生活。https://www.facebook.com/GoBeyondtheMallHK

(題為編輯所加,原題為〈2014是什麼年?〉)

張貼在 消費者力量 | 發表留言

Beautiful Life:聖誕不光顧大集團 你有得揀!

■「唔幫襯地產商的聖誕」發起人龐一鳴

「自由工作者」龐一鳴身體力行抗議地產商壟斷的「一年唔幫襯大地產商」行動(於一年期間不光顧地產商集團屬下企業包括連鎖式餐廳及超級市場),由一年變成現在的長期耐力戰;明知此舉不是人人容易實行,「唔幫襯地產商的聖誕」行動正好讓我們在最想消費的一刻支持那些自力更生經營的小店。四年前開始的「唔幫襯地產商的聖誕」行動,來到2013,完全由義工組成的團隊繼續搜尋並加入新的小商戶和貨品,讓大家知道大型連鎖店以外,我們還有其他好選擇。 記者:容慧心  攝影:周旭文、蔡家輝、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繼續閱讀

張貼在 消費者力量 | 發表留言

歐洲可能將會多一個國家

編按:

「香港一年」系列,由Breakazine! 突破書誌策劃, 計劃由201310月至201410月,走進這城的不同點, 從不同的點線面,捕捉這城轉變中的故事, 以呈現真相,不是控訴,而是喚醒人所忽略的變化。 1314,是「一生」,還是「一死」? 我們邀請這城30位見證人,

記錄小市民在自己的位置付出, 也帶着盼望見證這城如何能出死入生, 「一小步」會在計劃進行中,請部分記錄者以文字記下不同進程。

「香港一年」不會只着眼於香港一點,世界不是封閉和割裂的,我們找來曾旅居在外,並深受啟發的龐一鳴,成為其中一位見證人,記錄世界各地的轉變,

他會邀請他在世界各地的朋友,拍下照片,寫下每件大事對香港的啟示。

 

(右)Andrew

和年青人Andrew(右)到巴塞隆拿街頭賣藝。Andrew住在當地人Guillem Deu的家。他是支持加泰隆拿獨立的積極分子。當然要拿起爭取獨立的旗幟在他天台拍個照!

[2013年11月]歐洲可能會多一個國家,這些過程,對香港,會有什麼啟示?

11年前的11月,2002年11月,我帶着港幣4位數字的積蓄來到西班牙,打算住半年。首站選擇了巴塞隆拿,日日行經聖家教堂,呼吸高弟的建築差不多100天。這100天的住遊,成為了我往後十年做人和行動的重要養分。

那3個月,置身在巴塞隆拿,我強烈地感到這裡跟香港十分相似。香港人為中國的一部分,但說的不是普通話,而是廣東話;同樣地,巴塞隆拿雖是西班牙第二大城市,但多說自己的語言加泰隆拿語(Catalan)。說起身分認同,就更相似了,外出旅遊,香港人抗拒被誤為是”from China”,總會補充說”No, we’re from Hong Kong”;住在巴塞的也一樣,總會不厭其煩解釋,他們不是西班牙人,是「加泰隆拿人」(下稱加人)。當年,每個星期六下午,我都和加人踢足球,他們都不斷重複澄清自己的身分,每次我都很有共鳴,總不忘回應一句:「我們香港人最明白你們」。 還有,每次在巴塞的主場魯營球場作賽,加人都會展出巨型文宣:Catalonia is not Spain,還會展出L’Estelada(加泰隆拿省的旗幟),面積足足有整個球場那般大!他們把握每一次機會傳遞信息,不放過任何吸引眼球的機會。看到同病相憐的加人,你叫我如何可以不愛他們? 繼續閱讀

張貼在 種什麼收什麼, 血興淚, 原來可以這樣 | 標記 | 發表留言

Boycott 本來只是一個人名

連續四年呼籲大家買聖誕禮物,唔好幫襯地產商的商場和連鎖店,要幫襯小店、老店、社企;送禮給親朋,唔好買無謂野,要買實用、環保、親手做、傳統的好禮物。我和義工都知道,這些呼籲和行動沒有新意,不過仍然堅持,因為有些講到口臭的事情,不代表你我真正付諸實踐,太多人講咗當做咗,睇到有人做咗當自己做咗。所以我們再接再厲,舉辦唔幫襯地產商的聖誕2013,延續良心消費,反對霸權的風氣。

有些行動無新意,但就是要堅持。因為堅持,會有奇蹟發生,好像熄電視一仗的小勝。你能想像如果我們都堅持下去,杯葛TVB的行動會成為杯葛行動歷史中,流傳下去的案例嗎?就好像Boycott這個字本來只是姓氏,後來成為專用名詞,無論英文、法文、德文、俄文和荷蘭文裡面,都代表「杯葛」。就是因為有一些人堅持行動,成功推翻不公義的事,Boycott這個姓氏才在語言學和人類抗爭歷史中佔了席位。

無意寫一篇硬銷唔幫襯地產商行動的文章。既然有緣讀到這篇文章,希望你除了知道一個好活動的消息外,還可以得到多一點點知識。好了,其實boycott究竟有什麼典故? 繼續閱讀

張貼在 消費者力量 | 發表留言

致我們2013年逝去的小店

店之將死,其鳴也哀。店之將死,其言也善。

讓我們來聽聽2013年逝去了的小店(及其他街坊食店、玩意),為我們發出的哀號和心聲,哭訴我城當下的荒謬。

市建局如何行事為人儼如大地產商,殘民自肥;業主如何隨著地產市道狂飆,瘋狂加租;領匯如何對小商戶趕盡殺絕,引入連鎖店,賺盡租金;大財團如何玩弄法律,合法違反租約的協定,提早收舖;大地產商如何不顧社區的需要,利用商場服務內地自由行豪客,盡情吸金。

以下是2013年死得最慘的十間小店的名字和死因(排名不分慘烈程度)。最後還有其餘數十間2013年結業小店的資料。

願你們RIP。 繼續閱讀

張貼在 消費者力量 | 4 則迴響

戴卓爾夫人其實輸過一次

戴卓爾夫人如何私有化一切,開創新自由主義經濟的時代,過去幾天溫故的溫故過,知新的亦知新了,但其實還有一役鐵娘子的敗仗,值得拿出來回味一下。

1986年4月15日,戴卓爾在下議院提出Shops Bill,建議取消英格蘭和威爾斯地區星期日開店做生意的限制。限制星期日的店舖營業源於1950 Shops Act。根據這法例,任何大商店在星期日違法開舖和售賣受到限制的貨品,可以被刑事起訴;小店方面,並不受到限制,可以合法在任何時候營業。

戴卓爾帶領的保守黨政府打算強推法案,為大企業創造更自由的營商環境。首相胸有成竹,以為只有工黨議員會反對,手握的票數絕對足夠通過二讀;加上出動 Three-line Whip(註1),令黨員格外重視這一次二讀的出席和投票,心想一定穩操勝算。最後投票結果,戴卓爾夫人想也想不到,竟有72位保守黨黨員同室操戈投反對 票,令議案以14票之差被推翻。最終,政府向下議院承諾,任期內不會再提同類法案。

這次戴卓爾政府被技術性擊倒的原因之一,應該歸功於民間發起的Keep Sunday Special 運動。Keep Sunday Special運動相信,星期日應該是人人休息的一天,讓父母可以和孩子好好相處,讓成年人有時間和伴侶、家人或朋友相聚,讓教徒可以去教堂實踐信仰。一 旦放寬,讓Sunday Trading發生,購物活動會令原本獨特的星期天,變得和一星期餘下的六天毫無分別。容許店舖星期日開門營業,會令到很多家長、丈夫或妻子、教徒被迫要 上班,家庭生活,人際關係、宗教信仰和個人的身心都會受到巨大的衝擊。

另外,取消限制後,在街角的小店會被大商店搶走生意,助長連鎖店的壟斷,小店最終只會無奈結業;而且,社區內的居民都會漸漸離開社區,去大商店購物,結果 連僅有留在社區的一天也失掉,沒有營造社區的時間和空間,鄰里的關係最終會被賠上。當時Keep Sunday Special運動就是這樣去說服公眾反對Sunday Trading,提醒大家不去保護星期日休息的傳統,眾多社會中美好的事物和價值觀都會被破壞,因此必須全力Keep Sunday Special。其實當時的英國人絕對沒有過慮,不去限制商業活動而引發的社會問題,不正是香港這個24/7購物天堂的現況?沒有適當的限制,壞事就有適 當的環境誕生。

得知戴卓爾政府打算推出新法案,容許大商店星期天做生意,Michael Schluter博士於1985年發起Keep Sunday Special運動反抗,迅速得到各工會、教會、政黨、小商戶等等的龐大支持。重讀當天辯論的記錄,不少議員都提到收到很多市民的來信,表態若他們不投反 對票,就永遠不會再投票支持他們。因著這股民間力量,不少保守黨的議員寧願受到黨的處分,也選擇投反對票。

藉著戴卓爾夫人離世,回顧這一次民間力量的勝利,思考一下大衛如何打敗巨人,思考民間如何才可以打更多勝仗。

註1
Three-line Whip指英國政黨在重要時刻向黨員發出的指引,要求必須出席會議和按照黨的建議投票,若議員不跟從,很可能會受到處分。

張貼在 消費者力量 | 2 則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