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維斯這個人 —— 感性篇

查維斯的喪禮在香港時間3月8日晚上11時舉行,我在家中,穿上在委內瑞拉遊歷時得到的Tee,向他鞠三個躬。

查維斯的喪禮在香港時間3月8日晚上11時舉行,我在家中,穿上在委內瑞拉遊歷時得到的Tee,向他鞠三個躬。

我知道整個大中華都把你的名字譯成「查韋斯」,但我堅持叫你做「查維斯」。因為你的姓是Chávez,重音在 “Chá”,“vez”讀低音。譯做「韋」就變高音了,「維」就最接近原音。

去年,你又再當選了。證明你做了總統雖然已經十四年,委內瑞拉人民還是繼續支持你,想見到你的理念全面實現。你曾說過要用十年時間把資源重新分配,再用十 年讓平民學懂當家作主,學懂運用權力。我們仍然等著你的帶領,讓委內瑞拉和整個拉丁美洲學懂不再受美國支配,不再甘於讓跨國企業搾取天然資源。查維斯,你 已經打了一場又一場勝仗,Commandante Presidente Hugo Chávez,非資本主義的道路如何走下去,我們仍然需要你的啟發。

這幾天,我不停在想,如果你不曾當總統,世界會怎樣不同?

沒有你,拉丁美洲仍然受國際貨幣基金會不平等的援助條約控制經濟,一切公共事業都會被私有化,民眾連暖氣費都付不起;
沒有你,玻利維亞不可能出現首為原住民總統,令原住民的聲音終於可以被聽見;
沒有你,厄瓜多爾又怎敢向美國說不,踢走多年來的美國軍事基地?
沒有你,拉丁美洲五百年來被切開的血管只會繼續淌血,仍未有痊癒的可能。

冷戰結束後,美式資本主義彷彿是人類社會唯一可行的經濟模式。你不信這一套,同時亦無意跟隨古巴的道路。你帶領委內瑞拉,舖出非獨裁的社會主義天梯,好像 那個動人的愛情故事,讓你深愛的貧民百姓能夠在參與式民主的梯級中,一步一步建立人人平等,人人共享國家資源,人人都有好日子過的社會。

查維斯,其實我是什麼時候認識你?

09年加入Facebook,Profile有一欄要填寫“Political Views”。我沒有看選擇,直接打了 “I like Chávez”。

08年奧巴馬當選總統。你送他《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這本記載拉美人血淚史的經典,讀的時候每字每句都聽到血泊聲,當中當然包括美國幹的好事。我在電視看到奧巴馬收到書後立時看看封面。這份禮物送到美國總統手中,實在為拉美人出一口氣,我也開心了一整天。

其實,早於06年,你駡小布殊是魔鬼時……對呀,我當時已經認識你了! 你七情上面說魔鬼昨天來過,然後稍為停一停,再說到你站上台時仍然嗅到硫磺味。全世界都在報導你辱罵這個好戰的魔頭,這次你為全世界出了一口氣。

原來,認識你已經最少七年了。自認識你後,就決定有一天要去委內瑞拉,親身看看你領導的二十一世紀社會主義革命。終於2009年開展了南美之旅。由阿根廷開始,每個國家逐一考察,來到委內瑞拉的時候,是2010年3月。

第一位接待我的當地人住在Mérida。一位專業人士,有不少家人住在美國,對你和你的革命沒有好感。不過她對我很好,知道我在香港有做劇場的工作,就介紹我認識當地大學的戲劇系教授。見面後,他們還想我留下向學生分享在香港教育劇場的經驗。

後來,我來去了Tovar。你沒有看錯,我真的去了沒有旅遊點的小鎮Tovar。在人口一千人左右的小社區San Francisco,一位老師Ezequiel接待我留宿於他的公屋單位中!我非常興奮,因為可以住在公屋中,親身體驗你為貧富大眾訂下的房屋政策和實踐 成效。我相信你一定來過Tovar,因為你每個星期日都會去委國不同的大城小鎮做現場電視直播節目《總統,你好》,讓民眾親身聽你的治國理念,又可以直接 向你面對面發問。節目時不時做幾個小時,不見你上廁所,不見你吃東西,全程投入和民眾交流。

我在Tovar時看到其中一次直播,你去到一個近海的城市,和當地的漁民討論如何增加收入,政府可以如何幫忙推動更多海產罐頭到外國。我看到漁民和當地官 員跟你對談,心中感動也感慨萬分:我們的特首我們的政府呢?有這樣走到香港十八區和市民交流和接受我們對質?就這樣一整個下午坐在電視 前,Ezequiel笑我是全委內瑞拉最專心的總統聽眾,我笑著回答,可能這是人生唯一一次有機會看這個直播節目,所以就用盡一生人的專注力去看吧。有時 候聽不明白,就向Ezequiel請教。

不如我先讓香港的朋友看看委內瑞拉的公屋。


(委國公屋的客廳。)


(委國公屋的廚房。)


(接待我的Ezequiel,還照顧我每天早午晚三餐。)

雖說是免費或廉租,但居住環境一點都不賴。接待我的Ezequiel和養子就住在一間三房的公屋!還有客廳、小飯廳、廚房廁所。留宿五天,我有自己的房屋 呢!委國的公屋政策很有心思。首數年,租戶不用交租,然後開始每月交小量租金,接著每年增加,到某水平就固定下來。你的想法就是希望貧窮人在頭幾年得到租 金寬免後,可以儲蓄到一些錢,改善生活,然後再一步一步承擔租金的開支。

這幾天的日間,我就在門前的空地和孩子們玩耍。他們都很歡迎我這位不速之客。我借出樂器任他們亂彈,教他們花式跳繩和他們踢球,接受他們的訪問,很快就消磨一個又一個的下午。其中一位孩子的爸爸更對我半開玩笑半認真說,我應該留在這裡開班教樂器和跳繩!


(San Francisco社區,和孩子玩耍。)

晚上,學校會成為社區大學,讓社區人士在自己的家附近上課,完成大學課程。另外,由6:30-8:30,電腦設施亦會免費開放,讓大眾使用。我每晚也在這 時候來用電腦。這是社區人士和外界及全世界接觸的機會,亦有不少成年晚間兼讀的大學生在做功課。在你眼中,教育是人權,所以任何人,就算是社區裡的媽媽, 也應該享有資助讀大學的機會。因此,無數委內瑞拉人,以前發夢也沒想過,竟然可以讀大學,還要在自己的社區裡。

Ezequiel分享了一個例子。一位媽媽晚間在社區內的大學修讀課程,但由於要同時工作,實在沒有時間照顧子女,只好退學。教育當局知道後,主動問她是 否想繼續進修,媽媽說當然想,但不想犧牲子女。當局主動研究她的個案,最後提出向她發放每月2/3的最低工資金額,讓她可以不用工作,完成學業和照顧家 庭,三全其美。

 

(社區電腦室和課室。)

感激你執政的Ezequiel是位心理學博士,也是政府資助完成學位的。社區的人都以Profe稱呼(西文老師叫 Profesor)。在五天內,我看到不同的街坊來探訪Profe,有的聊天,有的有生活上的需要前來請教。其中一位媽媽,她的兒子有學習障礙,媽媽專程 來找Profe問他如何可以在家中幫助兒子,令他有所進步。Ezequiel即時提供了一些方法,我看到媽媽露出微笑,看來她感到Profe的方法有用。
在Tovar小鎮的San Francisco小社區,我親眼見證委國的平民,如何因為你的房屋和教育政策徹底改變了生命。

我沒有張翠容的福氣,面對面訪問你。不緊要,從你革命的成果,我還是可以認識到你。我去了國營超市Mercal,一處你用智仁勇建立的地方,對我來說,它比伊瓜蘇瀑布更偉大,比馬丘比丘更具靈氣。

你一心想幫助窮人,所以想辦國營超市。但你又知道大財團一定設法阻止。最後,你想到兩存其美的方法。在國營超市只售賣必須品,而且每種貨品只有一款,全超 市加上來都不到一百種貨品;不過,貧窮人可以在這裡用平市面兩三成的價錢,買到所有糧食的必須品,生活即時得到大幅改善。食物平了,每天可以吃多一點,營 養多些,身體好些,說不定還儲蓄到一些錢,可以用在生活其他方面。在Mercal,貨品不以賺到盡的資本主義形式出售,而是以合理的價錢來讓貧困的人也可 以負擔得起,解決日常生活最基本的需要。

而大財團又沒有口實去投訴你。因為國營超市的貨品實在太少了,放在正常超市一行貨架上還有大量空位,大財團沒法投訴你與民爭利。結果每一個城市,每一個小 鎮,每一個小社區都有國營超市開張扶貧。喜愛棒球的你,讓我用棒球術語贊許你:你實在打出漂亮的全壘打,令大財團三振出局!



(在小鎮的國營超市。)

記得當時我主動走近,和國營超市的經理傾了一會兒,他告訴我:

呀…對,每一個鎮都有Mercal…全部都是屬於政府的。…比市面其他超市的貨品最少平兩成…我們只賣基本的食物,油鹽糖、意粉、米、乳酪、罐頭之類。人 人都可以來買東西,不一定是窮人,不過在小鎮人人都認識你…試過有個有錢人揸車來,買了很多雞,攪到排隊尾D人買唔到…個個不知幾嬲…。如果你其他時間 嚟,至少排一個鐘…你見啦,我哋地方唔多,每次只可以放十個八個人入嚟買嘢,一個走,一個入…

如果有人提議我們賣一些新貨品,我哋都會考慮…不過只賣食品,基本食品…。我覺得各取所需啦…我哋賣嘅貨,嚟嚟去去都唔超過幾十種…正常超市一個貨架都唔只啦…唔會影響佢哋做生意嘅同時,可以幫到D最窮嘅人…係咪先……有機會,去大城市嘅Mercal,會多D貨賣!

經理和其他員工很友善回答我的問題,還帶我看他們落貨的情況。

我在你的國家珍藏的手信是什麼?相信連你也一定估唔到。就是國營超市的膠袋。每次當我見到小市民被欺負,大財團的貪婪得逞,我就會拿出這個膠袋激勵自己。提醒我在世界上還有地方,大財團唔係大哂,正義力量仍然堅挺。你的革命,每天在為我打氣。


(國營超市Mercal的購物袋。)

從你身上,我學懂了要有人站出來反抗強權,同時還要連結他人,團體一起行動。所以回到香港,我開始了卑微的「唔幫襯地產商」反抗行動。

而因為你,拉美人民也一步一步團結起來,每一次的行動也叫全世界驚艷。先是拒絕「華盛頓共識」,不甘於卑躬屈膝,為了經濟援助而接受私有化公共事業的指 令,犧牲自己國家的小市民。因為你,南方銀行成立了。不用乞求美國的資金,拉美人自己人幫自己人,提供借貸。因為你,南方電視台成真了。整個拉美能夠分享 一個屬於人民的電視台,讓全世界聽聽拉美人民的聲音,不是權貴的意願,不是美國的意志。還有,因為你,33個拉美和加勒比海國家走在一起,去年成立了 CELAC(拉美與加勒比海共同體)。從此一起團結合作,抗衡美國的霸權。

美國人介紹自己時,說自己是American非常普遍。未認識你之前,我和大部份人一樣,聽不出當中的自大霸道。認識你之後,當我再聽到這樣的介紹時,我 必定反問:Are you North American or South American? (你是北美抑或是南美人?) 沒有你,以上的一切都不可能發生。拉丁美洲因為你,充滿可能。這一次,連醫術高明的古巴醫生也救不到你,我就無話可說了。相 信是你尊敬的玻利華(Bolívar)、耶穌、哲古華拉等前輩,嚷著要和你見面,你就非去不可了。

下一次來委內瑞拉,一定親身拜祭你。希望到時香港有不用預選的真正普選,好像委內瑞拉過去十四年一樣。

廣告
張貼在 消費者力量 | 1 則迴響

查維斯這個人——理性篇

窮人快樂,富人憤怒

Venezuela is the only country in the Latin America where the poor are happy and the rich are angry. That must mean something.(委內瑞拉是拉丁美洲唯一一個國家,貧窮的人活得快樂,有錢的人怒氣沖沖。不要告訴我當中沒有玄機。) — 哥倫比亞作家William Ospina

這幾天在委內瑞拉,無數的上流人士開香檳慶祝;同時無數的貧窮人嚎啕大哭如喪父。為什麼?因為查維斯離開了人間。

任何人打算討論查維斯(Hugo Chávez)都會捉錯用神,如果你沒有先看清一個事實:查維斯領導的政府,其實是「弱勢」政府。

沒有幾個擁有權力和財富的既得利益者支持他。在任14年經歷了14次選舉和公投,勝出13次的驕人成績,每一次都是仗賴平民百姓的選票令他高票當選。當中最戲劇性是2002年由既得利益者(包括美國)發動的政變,成功迫使Chávez下台,並且拘捕他成為階下囚;不過相隔一天,大量貧困的基層市民上街抗議,反對政變,竟傳奇地把查維斯送回總統寶座再度執政!就是因為他,政商界的精英數百年來首次無法安插自己人當上總統,延續一己利益。可想而之,這批坐擁財富、權力和媒體話語權的上流人,是多麼想除掉查維斯而後快。

換句話說,Chávez執政14年,每天也要跟國內外的既得利益者對抗。而他,什麼也沒有,只有基層人民的支持。要評價查維斯,必須考慮這個委國的歷史背景和William Ospina一番話所代表的智慧。

委內瑞拉,香港人認識不多談論亦少,真的要多謝張翠容寫了《拉丁美洲真相之路》,我們才不致交白卷。為了和各位香港朋友談談我非常敬重的查維斯,我打算透過大家都熟悉的香港現況,映照出Chávez執政十多年來的實驗和成果,還有回應一下一些普遍對查維斯的批評。

為人民回購公共事業 今時今日香港地,

公共事業都被少數大企業壟斷,每年賺數十億元仍然繼續加價。我們都希望政府為民請命,回購已私有化的領匯、東西隧、地鐵巴士、電力煤氣,保障小市民的生活。可惜政府不理睬我們,繼續合法地包庇這些壟斷者。

查維斯,就是那位當選後,一步一步回購(國有化)公共事業,提供小市民生活保障的總統。99年上台後,站穩陣腳,在01年推出49項新法令,啟動社會資源重新分配的行動。其中包括石油工業的改革,要重新分配龐大的石油收入,用以支持社會福利和服務,讓市民分享到國家資源的好處。查維斯用兩條腿走路,一方面提高稅收,令更多石油利潤留在委國,不讓外國公司帶走絕大部份「油元」。美國兩大可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和康菲石油因此撤出委國。

另外,本來70年代已成立了的國企「委內瑞拉石油公司」,一直只成為公司高層牟利的機會,和其他跨國石油公司的貪婪相差無幾。查維斯毫不手軟,實行「再國有化」,撤換它的高層,改革它的收入分配模式。透過這些措施,委國的窮苦大眾數百年來第一次看到希望,一個貨真價實,站在人民那邊的領袖和政府終於來了。

政變成功,市民打救 既得利益者當然不會白白看著多年來不斷生金蛋的母雞,從此一去不返。一年後,這幫人在02年4月,連同部份右翼軍人和富人控制的媒體,合力發動政變,要踢走阻頭阻勢的查維斯。先以罷工為名,慢慢變成要求總統下台的遊行。加上媒體配合,一味報導反查維斯的遊行,還利用剪接技術製造影像,令人以為全國上下都想總統下台。後來,還把查維斯軟禁,甚至誣衊總統下令槍殺示威者和總統已經宣佈辭職;接著,發動政變的商人極速成立新政府,同時宣佈解散國會,廢除憲法,一年後舉行總統選舉。

傳統既得利益者正在沾沾自喜,以為一切回到Good Old Days。誰知道最後,因為佔全國人口超過一半的貧窮人都力撐查總統,配合軍方中支持查維斯的軍官,迅速推翻了這個政變奪權的新政府。軍方派直昇機去加勒比海小島接回被軟禁的查維斯,回到Miraflores總統府重掌政權。由政變到回朝這樣翻天覆地,全發生在不到四天內的時間。

往後,查維斯再度連任,國有化的步伐加快。不論鋼鐵、水泥、藥物、銀行、電力等行業,都展開不同程度的國有化,誓要中止跨國大企業對市民的剝削。最嚴厲的措施包括土地充公。

還記得10年3月當我在委國考察時,在報章讀到某大企業多年來因著過往政府的厚愛,在市中心佔用大量珍貴的土地。查維斯無懼無畏地沒收該土地,在市郊安排另一塊地作補償,令市民和社會可以重奪市中心一些寶貴的土地用來興起公共房屋。 如果你是有錢有權的一群,你會非常痛恨查維斯,痛斥他是獨裁者,因為他改變了所有遊戲規則,謀取暴利維持特權不再像以往般容易。不過,如果你是委內瑞拉普通市民,你會感到高興和自豪,有福氣享有一個肯去為民請命,回購公共事業,對抗壟斷和霸權的領袖和政府。難怪去年委內瑞拉與芬蘭齊名,成為世上最快樂國家的第五名。

終於有資源改善民生 除了質疑查維斯獨裁,反對派最嚴厲的指摘是,貪污和裙帶政治充斥政府,只有認同查維斯路線的人才有運行。這班因為Chávez撈得風生水起的人,在委國被戲稱為玻利資產階級(Boli-Bourgeois)。查維斯當然沒有能力一下子就完全改造數百年來殖民地和專制政府的貪污和裙帶政治的格局,但反對派的指控又有多少道理?

在香港,我們看著強積金制度,不但不能提供合理的退休保障,還合法地容讓金融機構賺取高昂的手續費,而且無論投資賺錢或虧本,都一樣照收費,蠶食我們辛勤勞動賺取的本金。多年來,民間向政府爭取「全民退休保障」,可惜政府不斷拒絕方案,令更理想的全民退休保障遙遙無期。查維斯就是那位總統,上任後,利用石油的收入,為基層市民提供全民免費醫療和教育、還有公共房屋的計劃等等,令基層市民生活大大得到改善和更佳保障(隨便舉幾個例子:13年執政,貧窮人口減半、極端貧窮由40%人口降至7.3%、領取退休保障老人由只有三十多萬增加到二百萬人、食物入口比率由近乎全面入口的90%降至頗能自給自足的30%)。

其實一位總統上任,和他理念相近的組織和機構得到比從前多的支持,實在不足為奇。在既得利益者當權的年代,市民沒有免費醫療和教育,公共房屋也嚴重不足,因為社會資源全流到小數人的手中。現在查維斯當權,支持社會福利和保障,推動相關工作的部門、組織和機構一定比以前得到更多資源。這時候反對派指責貪污和裙帶政治充斥政府,當中一定有一些個案有事實根據,但又有多少只是反對派的借題發揮?

好像在香港,若果查維斯是特首,他一定支持「全民退休保障」、「全民醫療保障」、「復發小販牌照」、「專上教育免學費」等等改善民生的政策。到時,推動這些政策的部門、組織和機構一定得到比以前多的資源去落實措施,當中不一定和貪污和裙帶政治有關。其實不難理解,反對派看著今時唔同往日,當然會不是味兒,指責貪污和裙帶政治充斥政府,因為肥水流向了人民,不是他們的口袋。

無錯,這種資源再分配的過程,當然要接受民眾的監察,例如09年,科技部長Jess Chacón也因銀行醜聞下台。但若果查維斯政府真的充斥貪污和裙帶政治,私囊中飽,沒有把資源重新分配到市民那裡,查維斯在過去14年會四度在總統選舉中連任當選嗎?

若果這樣還未能說服你,去年12月的地方政府選舉的結果一定令你重新思考:全國23個省政府的選舉,查維斯領導的PSUV政黨,贏得20個;237個立法會議席,贏了186個。看得出,大部份市民仍然高度支持查維斯吧。

還有兩項指控,經常圍繞查維斯。其一是打壓言論自由,例如因為批評政府,查維斯曾下令某反對派電視台不獲續牌。其二是2009年提出修憲,容許總統無限次數連任,此舉令不少人認定查維斯已經搖身一變成為極權獨裁者。

言論自由與民主教育 有關言論自由,若大家毋忘文首提到查維斯「弱勢」政府的現實,你就會明白他從來沒有手握國家的媒體機器去打壓另類的聲音,反而他自己的聲音一直是另類和弱勢的聲音,就算是總統,他的改革措施永遠被既得利益所擁有的主流媒體加鹽加醋或抹黑,最後只好透過成立社區電視台和後來的Telesur電視台,才能爭回一點媒體話語權。張翠容在《拉丁美洲真相之路》中也有記下這個觀察。一個「弱勢」的政府媒體,如何打壓由富人所控制的眾多主流媒體?我不敢說查維斯沒錯,但了解這特殊背景後,你或許會對所謂的「打壓異己」有不同看法。

09年修憲風波,從此斷定查維斯是極權獨裁者,想永遠緊抱權力不放的批評此起彼落。我記得查維斯說過為什麼他要做20年總統。因為經過了數百年的殖民和百多年的寡頭政治,由兩個利益集團輪流當政,查維斯說要用十年時間把社會資源重新平均分配,然後再用十年時間讓民眾學習使用權力,學習行使民主。

數百年的壞習慣,用20年去改變也不太長吧。更重要的是,這次修憲是透過公投,交由人民決定。很多人不知道,第一次修憲的公投在2007年進行,那一次查維斯失敗了,亦是僅有一次的失敗(49%支持,51%反對),因為有三百萬的支持者沒有去投票。他們以缺席投票來表達對政府施政的不滿。

直接民主,一直是查氏的理念一個重要部份,把權力直接交還給人民,讓他們直接參與決定國家的重要決策。若果人民不贊同總統的想法,大可在公投中表達。好像07年那一次。但後來09年人民終於認同了總統想法,在公投中支持修憲,總統可以無限次數連任。不過不要忘記,總統能夠連任也是由人民一人一票選舉決定的,存在充足的制衡力量。

還有,過去十年,查維斯都在推動「社區委員會」,讓人民參與小社區內的大小事務的建議、決策和統籌,落實參與式民主的理念。現在全國已經有30,000個「社區委員會」,明顯看到查維斯下放權力的理念和實踐,還有對民眾民主教育的決心。委國的人民因此看到,查維斯並非在重覆古巴式獨裁社會主義的道路,而是在邊走邊創,實現以參與式民主為基礎的廿一世紀新社會主義,所以在第二次修憲取消總統連任次數限制的公投,人民最終選擇了支持查維斯。

無論我能否成功說服你重新思考查維斯革命的意義,其實也不太最重要了。因為你和我都是無足輕重的小人物,在人類大家庭的傳奇故事榜上算不上什麼。但查維斯將會上榜。他的名字會流傳下去,他的革命會繼續啟發後世。 當一個總統離開世界時,富人慶祝,貧窮人掉眼淚,我想這個總統值得我由衷敬佩。(好了,我會續寫「感性篇」!)

張貼在 原來可以這樣 | 4 則迴響

民主選舉?一人六票才夠用

Image每日我們都要做很多決定,不同的組織、公司,亦要每天制定決策。其中,「一人一票」的方式,我們用得最多。

這樣的投票方法,可以讓人人表達意見,然後又按大多數人意願作決定,是既文明又民主的決策方式。筆者當然重視這兩個好處。但是,認識了De Borda Institue之後,我也跟創辦人Peter Emerson問同一個問題:「一人一票」是不是達到這兩個效果最好的投票方法呢?

回想上一次,群眾共同參與的「一人一票」投票經驗,應該是立法會的選舉。不好意思,要厚起臉皮,重提自己的參選經驗來做例子,講述一下Peter Emerson給我的啟發。

參選期間,有不少人向我表達支持,很想投我一票。但是眼看我無法得到足夠票數當選,為了不浪費選票,支持更多民主派入圍,神聖一票只好改投他人。這種計 算,我當時聽很多,非常明白背後的想法。從這背景看,每人只可投一票,令到一些人無法不割愛,不能透過一票表達自己的最佳意願。

最終,筆者得到6031票。但是新界東喜歡自主生活、單車代步、關心寵物和環境保護、支持小店反霸權和自由工作者的選民就只有六千人嗎?一定有多幾倍,甚 至幾十倍人分享這些價值。不過,因為一人只有一票,市民只能選擇支持部份的價值觀,無奈地要放棄一些自己也很重視的價值觀。

在社會發展越來越成熟的時代,每人一票已經無法包涵每個人所擁抱的多元價值。換句話說,「一人一票」不能充分反映我們的意願。Peter Emerson和De Borda Institute的觀點令我思考,還有其他投票方法能夠更有效讓人人自由表達意願和更充分反映選民的意願嗎?

De Borda Institue創立於曾經動盪非常的北愛爾蘭。該單位一直推動政府、政黨和公民社會合作,希望他們作出更好和更有效反映社會共識的決策方法,成功令不同 政黨的死敵如Ian Paisley和Martin McGuinness順利一起合作,推進北愛的和平進程。近來,我一直在研讀他們在推動的「優次投票法(Preferendum)」,還做了一次小實驗。

16/2下午,「突破機構」舉辦了一次活動,參與「打鼓嶺坪輋保衛家園聯盟」的導賞團,聽聽村民和土地被欺負的故事。導賞團後,我帶領三十多位參加者進行一次不一樣的投票體驗活動,讓大家為新界東北土地發展的六個方案表達意見。

我們先來一次傳統的投票。每人選一個方案,然後和其他人討論,試試說服對方支持自己的選擇。討論後,再想想要不要改動之前的決定,最後投下一票。第一次投票體驗是我們熟悉的決策方式。

然後,我向大家介紹「優次投票法」。簡單來說,「優次投票法」不向單一選擇投票,而是考慮所有選擇,並為每一個選擇作出優先次序的排名。所以,第二次投票 體驗中,大家不再投票選擇其中一個新界東北發展方案,而是為所有六個方案排出優先次序:最重視的方案6分,第二重視的方案5分,如此類推,最不重視的給1 分。決定後,再和其他人討論,說服他人支持自己,透過更改優先次序。然後作出最後決定,表達對六個方案的最終優次選擇。

這篇文章略去這次實驗的票數結果,集中分享「優次投票法」如何影響我們商議和投票決策的過程和引發出來的效果。

首先,「優次投票法」從根本改變了選舉過程中的思考和討論方式。傳統「一人一票」的選舉,當每人選擇了自己的方案,很多時候和其他選民的溝通都只是自說自 話,算不上真正交流。只可選一個方案的情況下,不論是選擇興建公屋或發展農業,選好了之後,無論對方的論點如何有說服力,絕大部份人都會堅持原有的選擇。 但優次投票的選舉,就算選好了首位不變,大家仍有空間去改動其他選擇的排名。這時候,選民之間的溝通和說服,立時有了重要意義。

我可能說服不了你去改變你的首選,但我仍有可能說服你改動其餘的優次排名。你雖然選了Best,但仍然要決定Better和Good;就算不喜歡的候選人,你仍要決定誰是Bad, Worse, Worst,因此我仍有空間去說服你給我的首選更高的排名。

換句話說,「優次投票法」能夠令社會更重視理性和有理據的溝通和說服,不同政治立場從此都有了真正對話的可能。再者,每位選民對各種立場和論述將會更敏銳,亦會更用心思考自己對每一個選擇的意見。

另外,傳統「一人一票」的選舉,在反映社會多元價值方面亦有局限。好像新界東北的土地使用,要不選擇興起更多公屋,要不選擇發展農業,又或者支持服務內地人的商業發展,而原居民一定會選擇保留土地建丁屋,無論如何你也只可選擇一個方案。

以「農業發展」為例,在「一人一票」的選擇中,在種種現實考慮下,可能得票很少,大部份人的首選可能都投給興建公屋或商業發展的選擇。但若果使用「優次投 票法」,在考慮到食物安全、減少食物里程等等因素下,「農業發展」有可能成為不少人較高優次的排名,在計算累計總分時,農業發展可能得到不錯的排名,令政 府更正視市民對農業發展的重視。這就是Peter Emerson為什麼認為「一人一票」未必能反映社會大部人的多元價值取向和鼓勵採用「優次投票」的原因。

說回立法會選舉,我相信就算使用「優次投票法」,我也會一樣落選。不過,「優次投票法」會令到更多選民忠於自己的選擇,向社會和政府表達自己的意見;同時亦能夠更有效反映社會重視環保、支持小店等價值觀的程度。

「優次投票法」能補足「一人一票」不足的地方還有很多。本文旨在拋磚引玉,希望熟悉投票方法的專家能夠幫我們補課,令社會思考如何作出更有效的商議和決策。到時無論是立法會或者視帝視后,我們都能夠做出更好的決定。

張貼在 消費者力量 | 標記 , | 2 則迴響

LA領袖學堂2013 –「土地爭霸戰 (I)」

LA領袖學堂2013 –「土地爭霸戰 (I)」

許多人相信,香港「地少人多」,繼續尋地開發是解決房屋需要的「硬道理」; 而地產發展,更是香港一個重要的經濟活動。 然而,在土地發展的過程中,往往引發起許多衝突: 原住居民安置、賠償計算、生態保育、整體規劃策略…… 在眾說紛紜的爭議中,土地到底有何出路? 我們邀請你一同進入「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現場, 透過觀察、聆聽、感受、思考和辯論,近距離經驗這場戰事!
日  期:2013年2月16日(六)
時  間:下午1:00-6:30
集合地點:粉嶺火車站 (地面出閘口)
內  容:大頭嶺村導賞 (連客家傳統小吃)、藉體驗活動探討土地開發帶來的衝突與矛盾 嘉  賓:龐一鳴先生  自由教育工作者、「一年唔幫襯大地產商」發起人
收  費:HK$40 (現場繳付)      
註1:收費為導賞團費用,大會已津貼每位參加者HK$20      
註2:參加者需自行支付來回粉嶺火車站及大頭嶺村之車資
查  詢:Kitty Lam 2632-0333 / kityan@breakthrough.org.hk
報  名:名額有限,不設walk-in,17-25歲青年人優先      
請填寫下列報名表,稍後會有專人以電郵回覆確實
主  辦:突破機構 突破框框 ================================================================
有關「LA領袖學堂」--   有人說,2012,是香港覺醒之年。   有人說,聚集的人群散去後,是遍地開花的新時代。   各式各樣的行動、聲音、人物、故事,有在你心裡播下種子嗎?   生命需要滋養,熱忱需要孕育;才能開花,才會結果。   踏入2013,我們渴望藉「LA領袖學堂」和你一同開墾、灌溉、栽植,   讓心中的種子成長、成熟,終能祝福別人。
張貼在 消費者力量 | 發表留言

非商場戲院睇戲日第五回:一代宗師

imagesCAMGKZ11王家衛千錘百鍊的「一代宗師」,在豆腐膶咁細的戲院看,太沒趣了吧。
一起來體驗在真正大銀幕看王家衛的每一格菲林,珍惜少數非商場大銀幕的觀影經驗!
可能你不知道,豪華戲院沒有小食部,非常歡迎你帶自己喜歡的食物和飲品入場。久違了的自由,不用吃爆谷和喝汽水。
雖然座落旺角,但不少香港人從未踏足,走了寶還未發現。
座位九百幾個,任何時候都有門票,成人只需$45,學生$30,去邊度搵!
1月13日(日)是「一代宗師」上映後的第一個星期天,一起現身幫襯!
歡迎你拍住拖嚟!
邀請你一家大細嚟!
成班朋友一齊嚟更高興!
自己一個嚟也無任歡迎!
下午2:00豪華戲院大堂等(2:40放映)!
非商場戲院睇戲日第五回:一代宗師
日期:1月13日(日)
時間:下午2:00(2:40放映)
地點:旺角豪華戲院(旺角道4號)
*不用預先購票,大把飛,可以入場前才購票
主辦:良心消費聯盟 支持:一年唔幫襯大地產商行動
查詢:龐一鳴(60189637)
良心消費∆香港
支持舊式戲院!
支持非商場內的戲院!
支持港產片!
支持以消費者力量改變香港政治、經濟、文化!
我們的心願很簡單,就是不要地產商照顧我們的娛樂!讓坐落在非商場的戲院都有生存空間,透過較平的戲票,特別的電影來吸引顧客支持。
本來你也要看電影,不如選擇到非商場的電影院;
本來你也要看電影,不如選擇看有心拍攝又好看的港產電影!
讓我告訴你,這樣的生活態度,會減少香港壟斷的情況,令香港更精彩。
張貼在 原來可以這樣, 消費者力量 | 發表留言

真人圖書館@cultianFEST

我和Breakazine合作的真人圖書館又來了!還有位,趕快報名。

Human Library blog1

真人圖書館@cultianFEST

Human Library@HK 將於2013年1月6日在伙炭藝術村開館,邀請公眾與藝術工作者對話,打破標籤與誤解。

香港是一個奇怪的地方。所有父母都不惜工本,帶小朋友學畫畫學跳舞;但孩子長大了,真要以畫畫跳舞為生,父母就問:「做藝術點搵食?」

不單父母,社會領袖也是如此。一方面大搞西九,一方面體育文化演藝出版界的代表說:「只有文化無用,還要加上旅遊。」似乎藝術之用,只在於兌換銀錢,粉飾太平。偏偏香港卻有一班藝術家,相信藝術即生活,藝術創作是社會的批判與新想像。有人稱他們為「藝術公民」,也有人說他們「為恐天下不亂」。

今次是Human Library@HK第7次開館。我們應cultianFest的邀請,也藉火炭開放日,以「藝術創作人」為主題,邀請了10多位積極回應社會的藝術家,跟你對談。

日  期:2013年1月6日(星期日)
時  間:下午3時至5時
地  點:Rm502(火炭坳背灣街38–40號的華衛工貿中心502室)
報名方法:在此click「參加」後,務必填妥google form ( 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viewform?formkey=dDg4WnA5YXlKbmNNQncycV9Ob2tsM0E6MQ#gid=0 ),留下你的中或英文姓名,聯絡方法及參加這次活動的原因。一經確認,務請準時出席,如真不能出席,請最遲一星期前通知我們,以免浪費機會。
讀  者:60位,年齡15或以上,性別不拘
*讀者如有需要,請自備座墊,當日席地而坐,平等對話。
真人書:
1. 劇場及獨立電影人 Mo
2. 社運設計師 Ger Choi
3. 政治藝團 JIUU (Brian、Benny、Edmond)
4. 草原生活達人 Thickest
5. 社運攝影師 柏齊
6. 耕種藝術家 Ivy
7. 行為藝術工作者 阿敏
8. 社區藝術家 KaCaMa(Kay、Catherine、Match)
注  意:這不是座談會或講座,這是閱讀活動。各讀者到場後可借閱真人圖書,跟兩三個朋友一起與圖書,平等對話,互相聆聽。如欲了解更多,歡迎瀏覽www.humanlibrary.hk的介紹。願你享受這另類的閱讀活動!

張貼在 種什麼收什麼, 原來可以這樣 | 發表留言

今時今日香港地,連單車徑也要保衛

bike_ride_1_feature

今次要開刀的竟然是大尾篤單車徑!為了守護大尾篤單車徑,單車團體和關心單車徑的朋友及議員發起了「四線行車廢氣勁,反對犧牲單車徑」大遊行。其實,究竟發生什麼事?

近日,民建聯被發現自2011年起開始入信大埔區議會,以「觀音像」和「龍尾人工灘」落成後將會對汀角道交通造成壓力為由,要求擴建汀角道由現時的雙線行車,擴闊至四線行車。民建聯支部譚榮勲議員於2011年4月29日正式提出要求擴闊汀角路到四線行車,在2012年10月26日出席now新聞台時事全方位節目中卻只說擴闊至三線。

汀角南岸一帶主要是海岸及濕地保護區,根本無法提供被要求新増沿的行車線所須的路面空間。北邊除山邊、綠地外,都是沿汀角道各主要民區村落,可收回的地段非常有限,如要收地擴路,涉及建路造價不菲,如政府認真落實擴路,無論三線或四線的規劃,現時汀角道上的單車徑、花槽等公眾設施造將必先成為被首先考慮犧牲來為擴闊路面提供空間的目標。

收地擴路,涉及建路的不菲造價,而真正受惠的好可能只得將來經營一車車的「觀音像自由行」的旅遊公司和虎視眈眈這批旅客消費力的大商場地產投資者。

民建聯妄顧村民居住環境的嘈音管制和空氣質素的須要,妄顧汀角沿岸及龍尾一帶的生態保育的須要,卻硬要為「觀音像」和極具爭議性的「龍尾人工灘」來擴大交通規劃,並揚言可以「犧牲單車徑」,讓路給破壞大尾篤的「四線行車」大馬路規劃,大家認為,可以容忍這些暴力規劃發生?

遊行路線:

10:00 沙田中央公園集合
10:30 出發Departure (沿吐露港單車徑騎行到大埔,轉行寶湖道馬路,左轉寶鄉街..)
12:00 大埔綜合大樓地下,遞交請願信到大埔區議會秘書處高級行政主任梁少強先生。

查詢:
support@hkci.net
info@hkcyclingalliance.org
Harbourfrontbikeride@gmail.com

遊行舉辦單位:

香港單車資訊網絡、熱血公民、香港單車同盟、慢騎主義、大埔騎乘者車友會、何來、龐一鳴、立法會范國威議員、立法會張超雄議員、立法會陳志全議員。

大埔區議會議員譚榮勳先生在2012年10月26日出席now新聞台時事全方位節目及在2012年11月3日接受香港電台訪問的錄影及錄音片段,可在下列網址找到。

now新聞台:

http://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49276

香港電台:

http://programme.rthk.org.hk/channel/radio/programme.php?name=radio1%2Faccountability&p=1084&e=196338&d=2012-11-03&m=episode

更多資料,「四線行車廢氣勁,反對犧牲單車徑」大遊行Facebook Event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87169287981892/490079847690836

張貼在 種什麼收什麼, 原來可以這樣, 柴米油鹽, 消費者力量, 交通 | 1 則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