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維斯這個人 —— 感性篇

查維斯的喪禮在香港時間3月8日晚上11時舉行,我在家中,穿上在委內瑞拉遊歷時得到的Tee,向他鞠三個躬。

查維斯的喪禮在香港時間3月8日晚上11時舉行,我在家中,穿上在委內瑞拉遊歷時得到的Tee,向他鞠三個躬。

我知道整個大中華都把你的名字譯成「查韋斯」,但我堅持叫你做「查維斯」。因為你的姓是Chávez,重音在 “Chá”,“vez”讀低音。譯做「韋」就變高音了,「維」就最接近原音。

去年,你又再當選了。證明你做了總統雖然已經十四年,委內瑞拉人民還是繼續支持你,想見到你的理念全面實現。你曾說過要用十年時間把資源重新分配,再用十 年讓平民學懂當家作主,學懂運用權力。我們仍然等著你的帶領,讓委內瑞拉和整個拉丁美洲學懂不再受美國支配,不再甘於讓跨國企業搾取天然資源。查維斯,你 已經打了一場又一場勝仗,Commandante Presidente Hugo Chávez,非資本主義的道路如何走下去,我們仍然需要你的啟發。

這幾天,我不停在想,如果你不曾當總統,世界會怎樣不同?

沒有你,拉丁美洲仍然受國際貨幣基金會不平等的援助條約控制經濟,一切公共事業都會被私有化,民眾連暖氣費都付不起;
沒有你,玻利維亞不可能出現首為原住民總統,令原住民的聲音終於可以被聽見;
沒有你,厄瓜多爾又怎敢向美國說不,踢走多年來的美國軍事基地?
沒有你,拉丁美洲五百年來被切開的血管只會繼續淌血,仍未有痊癒的可能。

冷戰結束後,美式資本主義彷彿是人類社會唯一可行的經濟模式。你不信這一套,同時亦無意跟隨古巴的道路。你帶領委內瑞拉,舖出非獨裁的社會主義天梯,好像 那個動人的愛情故事,讓你深愛的貧民百姓能夠在參與式民主的梯級中,一步一步建立人人平等,人人共享國家資源,人人都有好日子過的社會。

查維斯,其實我是什麼時候認識你?

09年加入Facebook,Profile有一欄要填寫“Political Views”。我沒有看選擇,直接打了 “I like Chávez”。

08年奧巴馬當選總統。你送他《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這本記載拉美人血淚史的經典,讀的時候每字每句都聽到血泊聲,當中當然包括美國幹的好事。我在電視看到奧巴馬收到書後立時看看封面。這份禮物送到美國總統手中,實在為拉美人出一口氣,我也開心了一整天。

其實,早於06年,你駡小布殊是魔鬼時……對呀,我當時已經認識你了! 你七情上面說魔鬼昨天來過,然後稍為停一停,再說到你站上台時仍然嗅到硫磺味。全世界都在報導你辱罵這個好戰的魔頭,這次你為全世界出了一口氣。

原來,認識你已經最少七年了。自認識你後,就決定有一天要去委內瑞拉,親身看看你領導的二十一世紀社會主義革命。終於2009年開展了南美之旅。由阿根廷開始,每個國家逐一考察,來到委內瑞拉的時候,是2010年3月。

第一位接待我的當地人住在Mérida。一位專業人士,有不少家人住在美國,對你和你的革命沒有好感。不過她對我很好,知道我在香港有做劇場的工作,就介紹我認識當地大學的戲劇系教授。見面後,他們還想我留下向學生分享在香港教育劇場的經驗。

後來,我來去了Tovar。你沒有看錯,我真的去了沒有旅遊點的小鎮Tovar。在人口一千人左右的小社區San Francisco,一位老師Ezequiel接待我留宿於他的公屋單位中!我非常興奮,因為可以住在公屋中,親身體驗你為貧富大眾訂下的房屋政策和實踐 成效。我相信你一定來過Tovar,因為你每個星期日都會去委國不同的大城小鎮做現場電視直播節目《總統,你好》,讓民眾親身聽你的治國理念,又可以直接 向你面對面發問。節目時不時做幾個小時,不見你上廁所,不見你吃東西,全程投入和民眾交流。

我在Tovar時看到其中一次直播,你去到一個近海的城市,和當地的漁民討論如何增加收入,政府可以如何幫忙推動更多海產罐頭到外國。我看到漁民和當地官 員跟你對談,心中感動也感慨萬分:我們的特首我們的政府呢?有這樣走到香港十八區和市民交流和接受我們對質?就這樣一整個下午坐在電視 前,Ezequiel笑我是全委內瑞拉最專心的總統聽眾,我笑著回答,可能這是人生唯一一次有機會看這個直播節目,所以就用盡一生人的專注力去看吧。有時 候聽不明白,就向Ezequiel請教。

不如我先讓香港的朋友看看委內瑞拉的公屋。


(委國公屋的客廳。)


(委國公屋的廚房。)


(接待我的Ezequiel,還照顧我每天早午晚三餐。)

雖說是免費或廉租,但居住環境一點都不賴。接待我的Ezequiel和養子就住在一間三房的公屋!還有客廳、小飯廳、廚房廁所。留宿五天,我有自己的房屋 呢!委國的公屋政策很有心思。首數年,租戶不用交租,然後開始每月交小量租金,接著每年增加,到某水平就固定下來。你的想法就是希望貧窮人在頭幾年得到租 金寬免後,可以儲蓄到一些錢,改善生活,然後再一步一步承擔租金的開支。

這幾天的日間,我就在門前的空地和孩子們玩耍。他們都很歡迎我這位不速之客。我借出樂器任他們亂彈,教他們花式跳繩和他們踢球,接受他們的訪問,很快就消磨一個又一個的下午。其中一位孩子的爸爸更對我半開玩笑半認真說,我應該留在這裡開班教樂器和跳繩!


(San Francisco社區,和孩子玩耍。)

晚上,學校會成為社區大學,讓社區人士在自己的家附近上課,完成大學課程。另外,由6:30-8:30,電腦設施亦會免費開放,讓大眾使用。我每晚也在這 時候來用電腦。這是社區人士和外界及全世界接觸的機會,亦有不少成年晚間兼讀的大學生在做功課。在你眼中,教育是人權,所以任何人,就算是社區裡的媽媽, 也應該享有資助讀大學的機會。因此,無數委內瑞拉人,以前發夢也沒想過,竟然可以讀大學,還要在自己的社區裡。

Ezequiel分享了一個例子。一位媽媽晚間在社區內的大學修讀課程,但由於要同時工作,實在沒有時間照顧子女,只好退學。教育當局知道後,主動問她是 否想繼續進修,媽媽說當然想,但不想犧牲子女。當局主動研究她的個案,最後提出向她發放每月2/3的最低工資金額,讓她可以不用工作,完成學業和照顧家 庭,三全其美。

 

(社區電腦室和課室。)

感激你執政的Ezequiel是位心理學博士,也是政府資助完成學位的。社區的人都以Profe稱呼(西文老師叫 Profesor)。在五天內,我看到不同的街坊來探訪Profe,有的聊天,有的有生活上的需要前來請教。其中一位媽媽,她的兒子有學習障礙,媽媽專程 來找Profe問他如何可以在家中幫助兒子,令他有所進步。Ezequiel即時提供了一些方法,我看到媽媽露出微笑,看來她感到Profe的方法有用。
在Tovar小鎮的San Francisco小社區,我親眼見證委國的平民,如何因為你的房屋和教育政策徹底改變了生命。

我沒有張翠容的福氣,面對面訪問你。不緊要,從你革命的成果,我還是可以認識到你。我去了國營超市Mercal,一處你用智仁勇建立的地方,對我來說,它比伊瓜蘇瀑布更偉大,比馬丘比丘更具靈氣。

你一心想幫助窮人,所以想辦國營超市。但你又知道大財團一定設法阻止。最後,你想到兩存其美的方法。在國營超市只售賣必須品,而且每種貨品只有一款,全超 市加上來都不到一百種貨品;不過,貧窮人可以在這裡用平市面兩三成的價錢,買到所有糧食的必須品,生活即時得到大幅改善。食物平了,每天可以吃多一點,營 養多些,身體好些,說不定還儲蓄到一些錢,可以用在生活其他方面。在Mercal,貨品不以賺到盡的資本主義形式出售,而是以合理的價錢來讓貧困的人也可 以負擔得起,解決日常生活最基本的需要。

而大財團又沒有口實去投訴你。因為國營超市的貨品實在太少了,放在正常超市一行貨架上還有大量空位,大財團沒法投訴你與民爭利。結果每一個城市,每一個小 鎮,每一個小社區都有國營超市開張扶貧。喜愛棒球的你,讓我用棒球術語贊許你:你實在打出漂亮的全壘打,令大財團三振出局!



(在小鎮的國營超市。)

記得當時我主動走近,和國營超市的經理傾了一會兒,他告訴我:

呀…對,每一個鎮都有Mercal…全部都是屬於政府的。…比市面其他超市的貨品最少平兩成…我們只賣基本的食物,油鹽糖、意粉、米、乳酪、罐頭之類。人 人都可以來買東西,不一定是窮人,不過在小鎮人人都認識你…試過有個有錢人揸車來,買了很多雞,攪到排隊尾D人買唔到…個個不知幾嬲…。如果你其他時間 嚟,至少排一個鐘…你見啦,我哋地方唔多,每次只可以放十個八個人入嚟買嘢,一個走,一個入…

如果有人提議我們賣一些新貨品,我哋都會考慮…不過只賣食品,基本食品…。我覺得各取所需啦…我哋賣嘅貨,嚟嚟去去都唔超過幾十種…正常超市一個貨架都唔只啦…唔會影響佢哋做生意嘅同時,可以幫到D最窮嘅人…係咪先……有機會,去大城市嘅Mercal,會多D貨賣!

經理和其他員工很友善回答我的問題,還帶我看他們落貨的情況。

我在你的國家珍藏的手信是什麼?相信連你也一定估唔到。就是國營超市的膠袋。每次當我見到小市民被欺負,大財團的貪婪得逞,我就會拿出這個膠袋激勵自己。提醒我在世界上還有地方,大財團唔係大哂,正義力量仍然堅挺。你的革命,每天在為我打氣。


(國營超市Mercal的購物袋。)

從你身上,我學懂了要有人站出來反抗強權,同時還要連結他人,團體一起行動。所以回到香港,我開始了卑微的「唔幫襯地產商」反抗行動。

而因為你,拉美人民也一步一步團結起來,每一次的行動也叫全世界驚艷。先是拒絕「華盛頓共識」,不甘於卑躬屈膝,為了經濟援助而接受私有化公共事業的指 令,犧牲自己國家的小市民。因為你,南方銀行成立了。不用乞求美國的資金,拉美人自己人幫自己人,提供借貸。因為你,南方電視台成真了。整個拉美能夠分享 一個屬於人民的電視台,讓全世界聽聽拉美人民的聲音,不是權貴的意願,不是美國的意志。還有,因為你,33個拉美和加勒比海國家走在一起,去年成立了 CELAC(拉美與加勒比海共同體)。從此一起團結合作,抗衡美國的霸權。

美國人介紹自己時,說自己是American非常普遍。未認識你之前,我和大部份人一樣,聽不出當中的自大霸道。認識你之後,當我再聽到這樣的介紹時,我 必定反問:Are you North American or South American? (你是北美抑或是南美人?) 沒有你,以上的一切都不可能發生。拉丁美洲因為你,充滿可能。這一次,連醫術高明的古巴醫生也救不到你,我就無話可說了。相 信是你尊敬的玻利華(Bolívar)、耶穌、哲古華拉等前輩,嚷著要和你見面,你就非去不可了。

下一次來委內瑞拉,一定親身拜祭你。希望到時香港有不用預選的真正普選,好像委內瑞拉過去十四年一樣。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消費者力量。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查維斯這個人 —— 感性篇

  1. Kiki 說道:

    我想問一問,委內瑞拉的國營超市是如何運作,會否影響該國的自由經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