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維斯這個人——理性篇

窮人快樂,富人憤怒

Venezuela is the only country in the Latin America where the poor are happy and the rich are angry. That must mean something.(委內瑞拉是拉丁美洲唯一一個國家,貧窮的人活得快樂,有錢的人怒氣沖沖。不要告訴我當中沒有玄機。) — 哥倫比亞作家William Ospina

這幾天在委內瑞拉,無數的上流人士開香檳慶祝;同時無數的貧窮人嚎啕大哭如喪父。為什麼?因為查維斯離開了人間。

任何人打算討論查維斯(Hugo Chávez)都會捉錯用神,如果你沒有先看清一個事實:查維斯領導的政府,其實是「弱勢」政府。

沒有幾個擁有權力和財富的既得利益者支持他。在任14年經歷了14次選舉和公投,勝出13次的驕人成績,每一次都是仗賴平民百姓的選票令他高票當選。當中最戲劇性是2002年由既得利益者(包括美國)發動的政變,成功迫使Chávez下台,並且拘捕他成為階下囚;不過相隔一天,大量貧困的基層市民上街抗議,反對政變,竟傳奇地把查維斯送回總統寶座再度執政!就是因為他,政商界的精英數百年來首次無法安插自己人當上總統,延續一己利益。可想而之,這批坐擁財富、權力和媒體話語權的上流人,是多麼想除掉查維斯而後快。

換句話說,Chávez執政14年,每天也要跟國內外的既得利益者對抗。而他,什麼也沒有,只有基層人民的支持。要評價查維斯,必須考慮這個委國的歷史背景和William Ospina一番話所代表的智慧。

委內瑞拉,香港人認識不多談論亦少,真的要多謝張翠容寫了《拉丁美洲真相之路》,我們才不致交白卷。為了和各位香港朋友談談我非常敬重的查維斯,我打算透過大家都熟悉的香港現況,映照出Chávez執政十多年來的實驗和成果,還有回應一下一些普遍對查維斯的批評。

為人民回購公共事業 今時今日香港地,

公共事業都被少數大企業壟斷,每年賺數十億元仍然繼續加價。我們都希望政府為民請命,回購已私有化的領匯、東西隧、地鐵巴士、電力煤氣,保障小市民的生活。可惜政府不理睬我們,繼續合法地包庇這些壟斷者。

查維斯,就是那位當選後,一步一步回購(國有化)公共事業,提供小市民生活保障的總統。99年上台後,站穩陣腳,在01年推出49項新法令,啟動社會資源重新分配的行動。其中包括石油工業的改革,要重新分配龐大的石油收入,用以支持社會福利和服務,讓市民分享到國家資源的好處。查維斯用兩條腿走路,一方面提高稅收,令更多石油利潤留在委國,不讓外國公司帶走絕大部份「油元」。美國兩大可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和康菲石油因此撤出委國。

另外,本來70年代已成立了的國企「委內瑞拉石油公司」,一直只成為公司高層牟利的機會,和其他跨國石油公司的貪婪相差無幾。查維斯毫不手軟,實行「再國有化」,撤換它的高層,改革它的收入分配模式。透過這些措施,委國的窮苦大眾數百年來第一次看到希望,一個貨真價實,站在人民那邊的領袖和政府終於來了。

政變成功,市民打救 既得利益者當然不會白白看著多年來不斷生金蛋的母雞,從此一去不返。一年後,這幫人在02年4月,連同部份右翼軍人和富人控制的媒體,合力發動政變,要踢走阻頭阻勢的查維斯。先以罷工為名,慢慢變成要求總統下台的遊行。加上媒體配合,一味報導反查維斯的遊行,還利用剪接技術製造影像,令人以為全國上下都想總統下台。後來,還把查維斯軟禁,甚至誣衊總統下令槍殺示威者和總統已經宣佈辭職;接著,發動政變的商人極速成立新政府,同時宣佈解散國會,廢除憲法,一年後舉行總統選舉。

傳統既得利益者正在沾沾自喜,以為一切回到Good Old Days。誰知道最後,因為佔全國人口超過一半的貧窮人都力撐查總統,配合軍方中支持查維斯的軍官,迅速推翻了這個政變奪權的新政府。軍方派直昇機去加勒比海小島接回被軟禁的查維斯,回到Miraflores總統府重掌政權。由政變到回朝這樣翻天覆地,全發生在不到四天內的時間。

往後,查維斯再度連任,國有化的步伐加快。不論鋼鐵、水泥、藥物、銀行、電力等行業,都展開不同程度的國有化,誓要中止跨國大企業對市民的剝削。最嚴厲的措施包括土地充公。

還記得10年3月當我在委國考察時,在報章讀到某大企業多年來因著過往政府的厚愛,在市中心佔用大量珍貴的土地。查維斯無懼無畏地沒收該土地,在市郊安排另一塊地作補償,令市民和社會可以重奪市中心一些寶貴的土地用來興起公共房屋。 如果你是有錢有權的一群,你會非常痛恨查維斯,痛斥他是獨裁者,因為他改變了所有遊戲規則,謀取暴利維持特權不再像以往般容易。不過,如果你是委內瑞拉普通市民,你會感到高興和自豪,有福氣享有一個肯去為民請命,回購公共事業,對抗壟斷和霸權的領袖和政府。難怪去年委內瑞拉與芬蘭齊名,成為世上最快樂國家的第五名。

終於有資源改善民生 除了質疑查維斯獨裁,反對派最嚴厲的指摘是,貪污和裙帶政治充斥政府,只有認同查維斯路線的人才有運行。這班因為Chávez撈得風生水起的人,在委國被戲稱為玻利資產階級(Boli-Bourgeois)。查維斯當然沒有能力一下子就完全改造數百年來殖民地和專制政府的貪污和裙帶政治的格局,但反對派的指控又有多少道理?

在香港,我們看著強積金制度,不但不能提供合理的退休保障,還合法地容讓金融機構賺取高昂的手續費,而且無論投資賺錢或虧本,都一樣照收費,蠶食我們辛勤勞動賺取的本金。多年來,民間向政府爭取「全民退休保障」,可惜政府不斷拒絕方案,令更理想的全民退休保障遙遙無期。查維斯就是那位總統,上任後,利用石油的收入,為基層市民提供全民免費醫療和教育、還有公共房屋的計劃等等,令基層市民生活大大得到改善和更佳保障(隨便舉幾個例子:13年執政,貧窮人口減半、極端貧窮由40%人口降至7.3%、領取退休保障老人由只有三十多萬增加到二百萬人、食物入口比率由近乎全面入口的90%降至頗能自給自足的30%)。

其實一位總統上任,和他理念相近的組織和機構得到比從前多的支持,實在不足為奇。在既得利益者當權的年代,市民沒有免費醫療和教育,公共房屋也嚴重不足,因為社會資源全流到小數人的手中。現在查維斯當權,支持社會福利和保障,推動相關工作的部門、組織和機構一定比以前得到更多資源。這時候反對派指責貪污和裙帶政治充斥政府,當中一定有一些個案有事實根據,但又有多少只是反對派的借題發揮?

好像在香港,若果查維斯是特首,他一定支持「全民退休保障」、「全民醫療保障」、「復發小販牌照」、「專上教育免學費」等等改善民生的政策。到時,推動這些政策的部門、組織和機構一定得到比以前多的資源去落實措施,當中不一定和貪污和裙帶政治有關。其實不難理解,反對派看著今時唔同往日,當然會不是味兒,指責貪污和裙帶政治充斥政府,因為肥水流向了人民,不是他們的口袋。

無錯,這種資源再分配的過程,當然要接受民眾的監察,例如09年,科技部長Jess Chacón也因銀行醜聞下台。但若果查維斯政府真的充斥貪污和裙帶政治,私囊中飽,沒有把資源重新分配到市民那裡,查維斯在過去14年會四度在總統選舉中連任當選嗎?

若果這樣還未能說服你,去年12月的地方政府選舉的結果一定令你重新思考:全國23個省政府的選舉,查維斯領導的PSUV政黨,贏得20個;237個立法會議席,贏了186個。看得出,大部份市民仍然高度支持查維斯吧。

還有兩項指控,經常圍繞查維斯。其一是打壓言論自由,例如因為批評政府,查維斯曾下令某反對派電視台不獲續牌。其二是2009年提出修憲,容許總統無限次數連任,此舉令不少人認定查維斯已經搖身一變成為極權獨裁者。

言論自由與民主教育 有關言論自由,若大家毋忘文首提到查維斯「弱勢」政府的現實,你就會明白他從來沒有手握國家的媒體機器去打壓另類的聲音,反而他自己的聲音一直是另類和弱勢的聲音,就算是總統,他的改革措施永遠被既得利益所擁有的主流媒體加鹽加醋或抹黑,最後只好透過成立社區電視台和後來的Telesur電視台,才能爭回一點媒體話語權。張翠容在《拉丁美洲真相之路》中也有記下這個觀察。一個「弱勢」的政府媒體,如何打壓由富人所控制的眾多主流媒體?我不敢說查維斯沒錯,但了解這特殊背景後,你或許會對所謂的「打壓異己」有不同看法。

09年修憲風波,從此斷定查維斯是極權獨裁者,想永遠緊抱權力不放的批評此起彼落。我記得查維斯說過為什麼他要做20年總統。因為經過了數百年的殖民和百多年的寡頭政治,由兩個利益集團輪流當政,查維斯說要用十年時間把社會資源重新平均分配,然後再用十年時間讓民眾學習使用權力,學習行使民主。

數百年的壞習慣,用20年去改變也不太長吧。更重要的是,這次修憲是透過公投,交由人民決定。很多人不知道,第一次修憲的公投在2007年進行,那一次查維斯失敗了,亦是僅有一次的失敗(49%支持,51%反對),因為有三百萬的支持者沒有去投票。他們以缺席投票來表達對政府施政的不滿。

直接民主,一直是查氏的理念一個重要部份,把權力直接交還給人民,讓他們直接參與決定國家的重要決策。若果人民不贊同總統的想法,大可在公投中表達。好像07年那一次。但後來09年人民終於認同了總統想法,在公投中支持修憲,總統可以無限次數連任。不過不要忘記,總統能夠連任也是由人民一人一票選舉決定的,存在充足的制衡力量。

還有,過去十年,查維斯都在推動「社區委員會」,讓人民參與小社區內的大小事務的建議、決策和統籌,落實參與式民主的理念。現在全國已經有30,000個「社區委員會」,明顯看到查維斯下放權力的理念和實踐,還有對民眾民主教育的決心。委國的人民因此看到,查維斯並非在重覆古巴式獨裁社會主義的道路,而是在邊走邊創,實現以參與式民主為基礎的廿一世紀新社會主義,所以在第二次修憲取消總統連任次數限制的公投,人民最終選擇了支持查維斯。

無論我能否成功說服你重新思考查維斯革命的意義,其實也不太最重要了。因為你和我都是無足輕重的小人物,在人類大家庭的傳奇故事榜上算不上什麼。但查維斯將會上榜。他的名字會流傳下去,他的革命會繼續啟發後世。 當一個總統離開世界時,富人慶祝,貧窮人掉眼淚,我想這個總統值得我由衷敬佩。(好了,我會續寫「感性篇」!)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原來可以這樣。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 Responses to 查維斯這個人——理性篇

  1. 匿名 說道:

    龐一鳴先生 請問你有沒有地址及聯絡方法等我可以揾到你呢?

  2. Eadge 說道:

    龐一鳴先生 請問你有沒有地址及聯絡方法等我可以聯絡到你呢?

  3. 匿名 說道:

    支持你,龐一嗚,亦很感謝你說了公道話。
    張翠容

  4. Whats up! I just wish to give a huge thumbs up for the great info you
    have right here on this post. I might be coming again
    to your blog for extra so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